热门搜索:
读书笔记 > 读书笔记3000字 > 读书笔记 | 莫言《檀香刑》

读书笔记 | 莫言《檀香刑》

孙丙是唱猫腔的戏子。他与前妻生下孙眉娘后,前妻早亡。孙眉娘生得妖艳俏丽,可惜从小跟着父亲在戏班子里摸爬滚打,生得一双大脚,只得嫁给了一个傻子赵小甲。孙眉娘仰慕风度翩翩的知县钱丁,害上了严重的相思病。

读书笔记 | 莫言《檀香刑》

在一次酒宴上,孙丙嘲讽知县钱丁的胡须不如他的鸡巴毛,因此得罪了知县。知县钱丁罚孙丙与他比试,将胡须直直插入水缸地步,不许漂浮在水上,否则薅去孙丙的胡子。知县钱丁在胡须上抹了胶水作弊,而孙丙因为漂浮了一两根胡须而战败。钱丁留下了孙丙的胡子以展现自己博爱人民的光辉形象,而当天夜里,钱丁的侄子冒充钱丁在夜色中扒光了孙丙的胡子,以致孙丙失去了唱猫腔的生计。

孙眉娘如今见到父亲这般,立马前去寻找钱丁,想要为自己的父亲报仇。然而这一去便成就了这一对男女:知县夫人是曾国藩的后裔,过着小脚,胸中有一定谋略,但知县在他丑陋的妻子身上得不到满足,风流艳丽的孙眉娘正好满足了钱丁的欲望。钱丁看孙丙可怜,赏了他钱。孙丙靠着这笔钱解散了原来的戏班子,盖了房子,新娶了老婆小桃红,一起开了一家卖狗肉的小酒馆。傻子赵小甲在店里杀猪宰狗。

赵小甲的父亲赵甲小时候,赵甲的家人在霍乱中身亡,赵甲当狱卒的舅舅犯了事,与斩他首的行刑官是拜把子兄弟,赵甲得以被行刑官收留,拜了师傅。

一日,孙丙的老婆在市集上被三个来中国山东修铁路的德国技师凌辱了,孙丙打死了其中一个德国人。德国人找来他家抓孙丙。小桃红叫他快跑,自己装疯卖傻,期待躲过一劫。然而小桃红和她的一双儿女,以及27个乡民都死在德国人的刀枪下。孙丙召集乡亲组建民间团体与德国人对抗。钱丁奉上级命令抓到孙丙,处以檀香刑,执行者正是赵甲。

当年的戏班子组织人来监狱中“狸猫换太子”。他们选了一个和孙丙长相非常相似的戏子来替孙丙受刑。当计划进行到最后一步时,孙丙突如其来的大喊使得整个计划破碎了。孙丙如期受了檀香刑。高密所有唱猫腔的戏子受到孙丙“灵魂”的指引,来到刑场上齐声唱猫腔,曲声哀嚎,催人泪下。悲愤的情感在猫腔声中达到高潮。

德国人将所有戏子打死,孙丙也在濒死的边缘,看来也难以完成袁世凯下的吊住五天才死的命令。这样一场暴乱之后,所有人的官职都不保了。钱丁欲直接刺死孙丙,让一切尽快结束,却被赵小甲挡下这一刀。赵甲看到自己的儿子死了,扑上前去想杀死钱丁。孙眉娘从背后扑上来杀死了赵甲。最后钱丁得以杀死了赵甲。当匕首刺入孙丙的胸膛时,小说随着孙丙的最后一句话“戏……演完了……”落下帷幕。

现实生活中,人的性格从来都是两面的,而好的小说能够写出这种复杂的人性。而这些人物也是在清朝末年,德国人占据山东那个事情的社会阶层缩影。

孙丙有他嫉恶如仇的一面,坚定捍卫自己家庭的幸福。但他沉迷戏文中的英雄形象,身边跟着的“猪八戒”、“孙悟空”以及其他历史武将都宣称习得武功都刀枪不入。这种类似义和团的愚昧,代表了当时平明百姓的阶层。他们守着自己原来的生活方式,流传着各种关于铁路的谣言:被割去了大辫子的成年男子如同被割去了灵魂一般,浑浑噩噩,疯的疯,傻的傻。被割下来的辫子就被垫在铁路下面,火车开过碾过的都是一个个中国人的灵魂。他们对德国人又厌恶又恐惧,从传统的历史中想寻找击败外来势力的力量,却因为眼界的狭窄而溃不成军。

钱丁和赵甲是晚清官僚的代表。

钱丁看似风度翩翩爱慕百姓,也确实从表面上赢得了民心。他能深刻体会孙丙的处境,对孙丙抱着极大的同情。他看到知府毫不关心被德军打死的27条人命,说“死几个顽劣刁民,算不了什么大事。如果德人能就此消气,不再寻衅,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之后,大病了一场。但是当他见识到了德军洋枪大炮的威力之后,则改变了立场。他服从了上级的命令,和德军站在了一起,要求捉住孙丙,压制动乱。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私自懦弱的基础上。他看似一心为民,大公无私,然而从根本上是为自己的仕途考虑。他靠自己夫人是曾国藩后裔的地位,谋得了高密县知县一职。他连夜骑马向州府报告孙丙动乱,经过一夜的艰苦,早上在知府衙门前面的小街上吃牛杂碎的时候,“他的心,被自己星夜奔驰、不避风霜、为民请命的行为深深地感动着”。吃完了烧饼和牛杂汤,赏了玉佩给老板娘,心里想的也是“多少年后,高密知县在这个朝天锅旁边喝牛杂汤的事儿会成为一桩美谈,被人们添油加醋地传说,而且很可能被编进猫腔里,被一代一代的戏子传唱。他还想,如果手边有纸笔,应该为这位给人带来温暖的妇人题一个店名,或者是题一首诗,用自己遒劲的书法,为妇人招徕食客。”

钱丁常常看不起赵甲。毕竟钱丁是科举出身,而赵甲不过学了一门杀人的手艺,没什么文化,不仅在京谋职,官职还比自己大。但是赵甲将自己毕生的精力都献给了做一名刽子手。他已经彻底沦为一件工具。小说中有三处赵甲行刑的描写。一是处决戊戌六君子,二是凌迟钱雄飞,袁世凯骑兵队长,三便是对孙丙施用檀香刑。每次行刑之前都要宰杀一只公鸡,用鸡血抹满自己的脸。一旦抹上了鸡血,就已经不是人了,而是大清手中的一把刀子。他有着高超的行刑技术,一生中杀过无数人,这样的工作早已改变了他的性格。他的眼中透露的是冰冷和残酷。他失去了作为人基本的感情,也毫无自己的是非判断,甚至失去了男人的本性,儿子赵小甲是个傻子,也失去了男人的本领,胯下之物毫无用处。

钱丁和赵甲同为官僚,但是展现了不同的面貌。“天下的衙役都是这幅鸟样子,如果高密县的衙役不是这幅鸟样子,那高密县也就不属于大清朝的地盘了。”在德国人面前,钱丁为了自己其实早已穷途末路的仕途,趋利避害地选择了抛弃百姓,和德国人站在了一起。可惜德国人也并不把他放在眼里,落得个里外不是人。赵甲因为在大清刑部受到重用,受到慈禧的夸奖而自高自大,目中无人。然而他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冰冷如霜,麻木无知。两个人是大清官僚阶层的缩影,最后随着大清走向末路。

孙眉娘是我认为最值得心疼的人物。她自小失去了母亲,跟着父亲孙丙在戏班里摸爬滚打,像个男孩子一样。因为没有裹脚,一双大脚受尽了嘲笑,不得不嫁给了傻子赵小甲。赵小甲对她的感情像母亲一般温存和仰慕,她也像母亲照顾着赵小甲。她对钱丁是真诚男女之间的爱慕,却受到了知县夫人当众嘲讽她的小脚。父亲孙丙出事以后,她心中矛盾复杂至极。自己的情人钱丁下令自己的岳父赵甲,用刑于自己的父亲。孙眉娘尽管骚浪妖艳,但是身上涌着真实的性情。最后,赵甲想要杀死钱丁时,她选择了杀死赵甲,让钱丁顺利得以刺死了孙丙。她复杂的情绪终于最终做出了选择。

赵小甲看似又疯又傻,但是看得最明白的一个人。每个人都在大的时代和小的环境中深受煎熬,他是最单纯最傻最快乐的一个人。他听说拥有一根老虎的胡须就可以看清人的本质,便央求老婆去钱丁那里薅来一根老虎的胡须。因此他看清了父亲赵甲是一只黑豹,老婆孙眉娘是一只白蛇,钱丁是一只老虎,孙丙是一只黑猪,而自己是一只山羊。这其中用动物来比喻人,我想是莫言透露给读者关于角色性格的信息。

小说中说雍正年间,高密东北乡出了一个叫常茂的怪才。他无依无靠,与一只黑猫相依为命。他以帮人哭葬礼为职业,久而久之,他成了专业的哭丧大师。那只黑猫死后,常茂和黑猫融为一体,悲凉的调子中不时插入一声或婉转或悲伤或凄凉总之是变化多端的猫叫。这个变化,作为固定的程式保留至今,成了猫腔的鲜明特征。后来猫腔渐渐成了民间的戏曲艺术。实际上,猫腔的原型是茂腔,是流行在山东省青岛、潍坊、日照等地的传统戏剧。

小说的章回分为凤头部、猪肚部和豹尾部。凤头部中用“眉娘浪语”、“赵甲狂言”、“小甲傻话”和“钱丁恨声”作为标题,分别以眉娘、赵甲、赵小甲和钱丁作为第一人称,叙述了人物的历史经历和整个矛盾开端。猪肚部包含了大量故事,以旁观者的视角叙述故事,主线情节与辅助的故事盘根错节却在莫言强大的语言驾驭能力之下显得井井有条。豹尾部再次以“赵甲道白”、“眉娘诉说”、“孙丙说洗”、“小甲放歌”和“知县绝唱”为标题,五个主人公在各自的立场上渐渐将故事结尾。

相关专题:檀香刑
新人类笔记网 | 读书笔记 | 读后感

copyright © 2017-2018 新人类笔记网 鄂ICP备13000937号

法律声明:本站内容均为网友上传,网站举办方负责审核和监督,如存在版权或非法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电脑版 | 移动版